用户名: 密码: 记住

宫主不容易:124.白业的愤怒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宫主不容易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要说相信外人,还是相信传说中的神医,白业选择相信神医。

    听到隐言两个字,陶因几乎瞬间清醒,麻溜的爬下床。

隐言怎么了?!    伤的很重,具体不知道。

白业见陶因自觉过来,便退开把位置让给了陶因。

    白业退开以后,陶因也就看见了隐言被白麻布包裹着满身侵血的模样,皱着眉走近蹲下身子略微看了看。

确实很重    一层一层掀开隐言身上各处已经被鲜血侵透的白麻布,露出来的自然是森森白骨,还有严重且深邃的划伤,陶因眉头紧锁的开始着手重新处理。

恐怕已经伤筋动骨了,而且很严重,搞不好两只手都会费,腿也不一定会好到哪里去,只有胸口的这一道划伤算是最轻的,到底是什么人这般残忍?    白业看着眼前的景象,听着陶因的所言,双手一点点捏成拳头。

你先处理着,我要去解决一下其他事。

    啊?陶因刚想抱怨白业没有人情味,可抬头的时候,人就已经走远了。

    屋顶上的那位可否下来一叙?宋仁虽然不会武功,但是常年久呆的地方突然间多了一个人,还是会有些感觉的,这种感觉便如同直觉一般,就是知道一定有人。

5s    屋顶上的白业愣了愣,也没有墨迹,直径跳下了屋顶静立在门口。

我是来带隐言走的人,你如果要阻拦,可以试试看。

    屋里虽然燃着烛火,但是白业站在月光的倒影下难免还是有些看不清面容。

    阁下既然已经找到了隐言,是否可以将蕴琼释放?宋仁知道自己的要求很无力,却也想要争取一番。

    白业皱眉。

你认为隐言被他伤成这个样子,我可能轻易的放过他吗?    宋仁叹了一口气。

5s凡事都有因果,既然是他们之间的问题,为什么不交给他们自己解决?    你想的还真是好,这件事如果要追溯根源,错的确实是隐言,我相信以隐言的心性,如果交给他自己解决,他一定不会放过自己,但是,隐言现在是我行水宫的人,他的生死存亡,都应该由我说了算,所以,我有权利代替隐言解决。

    我的要求不高留蕴琼一条活路好吗?他也是个可怜之人。

    白业看着宋仁的模样沉思了片刻。

看情况,如果他找死,就不能怨我了。

    哎。

宋仁起身退开。

    已经包扎完了,你带走吧。

    多谢。

        白业背着隐言回到行水宫的时候,宁逸与寒知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离开了,独留下一个陶因在床上熟睡。

    快起来,别睡了。

急忙叫醒陶因,又将隐言放到另一张临时搭建的床上。

    陶因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本来就忙了两天两夜已经够累了,好不容易睡个觉,还被无情的叫醒,简直难受,不甘心的揉着眼睛坐起身子。

软禁就算了,还不让人睡觉,这也太不讲道理了吧。

    快来帮隐言看看。

因为情况紧急,白业下意识的选择无视了陶因的抱怨。

    《宫主不容易》十大经典穿越重生小说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btiwe.com/shuku/703914/
上一章        宫主不容易章节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