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霁:44.古镇诉情衷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霁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傻瓜,怎麼會問這些問題?我當然是想要和你永遠在一起了。難道你有什麼別的想法?

    他忽然間感覺到懷裡這個女孩,這個人,好陌生。那是一種強烈的抗拒感,那是一種讓人油然而生的警覺和不自覺地防備,於是他將漫霽掙開,雙手抓住她的肩膀,有些用力:

    漫霽,告訴我,你沒有什麼奇怪的想法。

    他看到了一張完全不認識的臉。那甚至不是一張臉。那只是方寸間的雲霧繚繞和虛無縹緲。

    讓人心生恐懼。

    不是的宇偉哥。我只是感到,迷茫

    漫霽的眼睛清澈透明,大得讓張宇偉無法直視。他從那些幻想中甦醒過來,強作精神:

    迷茫?漫霽你在迷茫什麼?

    他也好生疑惑。

    明天。未來。還有那些過去。

    不是說好了嗎?我們不想那麼多。就好好的珍惜在一起的每一天。倆人的相處不是計劃或者什麼的就能夠行的,關鍵是過好真真實實的每一天啊!漫霽,不要想太多了好嗎?有的時候我真的很不明白,你的眼神中的那種孤獨和高傲,倒是是為了什麼。我們的戀愛開始也不算久,一般女孩子都應該沉浸在愛的幸福感之中無法自拔才對吧!可是你,我似乎覺得你的心中還有一大片一大片的空白和空虛,我不管怎樣努力,都無法填滿,或者說,隔著一層玻璃門一般

    張宇偉的爆發,讓漫霽意想不到。雖然他實際上語氣已經相當的平和,並且是不急不緩的從容著說出這些內容。可是卻難以避免語氣中的強烈氣息。這是倆人第一次,權當做是,爭吵。

    漫霽驚恐萬分。她從來沒有擔心過,但實際上卻始終在心中盤旋無法落地的一個問題,終於還是出現了。

    她以為自己的投入是自然而然且全心全意,沒想到。

    難道沒有嗎?漫霽,其實我不是責備你的意思。我只是感到,很心疼,很無奈。我常常眼睜睜的看著你嚴重的落寞和滿臉的空虛,那是和我在一起有說有笑,十分開心的瞬間真情流露。我不知道怎麼做才能讓你不再被那種難以名狀的孤獨氣息所困擾我覺得自己好失敗

    沒有,親愛的,沒有那回事的。你只是想太多,誤會了而已。我沒有覺得孤獨或者寂寞。和你在一起的時候,我只感受到幸福

    漫霽的確沒料到自己會有這樣的表現。至少在張宇偉坦誠相對之前,她認為自己,是不會有這些問題的

    話說那次勞動節出行計劃中第一個古鎮是一個山腳下小溪邊的隱秘村落,漫霽和宇偉倆人在勉強算是水泥路面的國道和村鎮公路間轉車兩次,才到了那個地方。那地方也的確夠原生態,鎮子裡邊居然沒有旅館或客棧。找了好大半天才在一家館子的樓上找到了地方落腳。原來這裡還是有一些遊客過來的,不過很多都是駕車的自駕遊,而且又是一些所謂的驢友,自帶帳篷睡袋,通常都在進村子口上的那一大片空地上就算是安營扎寨了。真正到鎮上來住的人挺少。不過這裡也有好幾家飯館,來過的客人都是要到這裡才吃一次飯的。畢竟靠近一條小河,新鮮的魚是取之不盡的。

    這是一座古色古香的村鎮。說是什麼古鎮,實際上在漫霽她們看來,姑且應該算作一個村子。整個村子裡邊就只有一條長長的街道,寬窄也不過三五七米,全部都是石板鋪成的路,很多石板經年累月的磨損,已經變得光滑油亮一般,隨處可見歷史的痕跡。兩邊的民舍當然也逃不出老舊的氣息,石築基,長木頭柱子和房梁,全都是非常古樸和老舊的建築施工手法,這是一種老邁卻精神矍鑠的氣質,遠比大城市裡邊的鋼筋水泥友好太多。倆人在飯店收拾好自己的行囊之後,便輕裝上陣,在這座附近頗有名氣的古鎮裡邊自由的穿行。他們如同飢餓的孩子,再搜尋干怡的乳汁,上下左右的到處亂串,勢將要這裡每一吋石板,每一塊墻壁,每一根木頭柱子都給感受遍一樣。張宇偉當然掏出了他的相機,咔嚓咔嚓的不知道給漫霽照下了多少張照片。鎮上也有其他的旅客在穿行,上午才過了趕集,很多遠近的農民還沒有將他們帶過來兜售的土特產給收拾完畢,於是兩人就開始了好長一段時間的少見多怪。倆人吃了很多傳統工藝小吃,幸好他們有著先見之明沒有吃午飯,這一路吃過去就夠得他們倆把肚子給脹飽了,其實也沒花多少時間,一陣陣的轉悠之後,終於還是從村頭走到了村尾。

    那是一個極其小巧的河邊碼頭,三五個船夫在哪裡閒聊,自然而然,這裡有幾個打漁人在售賣應該是剛才從小河溝里打出來的鮮魚,繼續往前,是沿著小溪上流去的石板路,不遠處有一座石橋,對岸是一個頗大的亭子,裡邊也有好幾個旅人在三五成群的說說聊聊。

    師傅,這鎮子就走到這裡就玩了???

    張宇偉很有禮貌的對著離他最近的一位漁夫問了一句。

    哪裡的事兒!過了橋,對面還有幾個村子,都是這個鎮。只是這邊熱鬧些,住的吃的都有,過到那邊去,就是完完全全的農村了。你們是來旅遊的吧?對面可以去看看,但是晚上要找地方住最好晚上還是回到這裡來。你們運氣好,晚上這裡會有很多人放蓮花燈,村口又有人搭檯唱戲

    張宇偉轉過身來,一雙征求意見的雙眼盯著漫霽看:

    怎樣?要過去看看不?

    當然了。走,過去看看,反正剛剛一路走過來不知道吃了多少東西了,也不餓的。

    行,不過也不必擔心,我們住的那個餐館不是說提供夜宵的嘛!我們就只管好好玩便行了。

    於是張宇偉牽著漫霽過了橋,漫霽在橋上望著下游匆匆的溪水奔流著,雖然遠處的河岸灘塗邊上能夠看到一些垃圾,但這也並不能影響漫霽的心情。以前她有沒有來過這樣的地方,她大概是忘記了。生活在廠區,市鎮這些地方的自己,怕是還沒有這樣的機會來到這麼些偏遠的村落裡。雖然漫霽自己也意識到這裡和万千中國農村沒有什麼不同,只是更為老舊一些而已,但是她還是難以阻擋自己的想象,將思緒帶到一些不切實際的幻想和自我杜撰之中。要是這是一座奈何橋該有多好?過去,再回來,所有以前清零,雖然前二十年的一切都消散煙雨中,但是從這個零點開始全新的自己,誰說又不是一件好事?

    因此她此刻的心情,是喜悅占上了絕大多數的。過了橋,一段鄉間小路之後便是熙熙攘攘的村落,間或著一片又一片的梯田,種著各種各樣的植物。要說這裡有什麼獨特的風景,還真不一定。和其他漫霽見過的鄉村比起來,這裡不過是地形更加的陡峭,四面八方都有著野生的樹林罷了。看來最讓遊客心馳神往的地方,還是前邊那片古鎮,和到一個遠離城市喧囂的世外桃源的心情而已。

    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漫霽她們還算是朝陽,因此便沒有對著西下天邊的赤紅有多少情感,農村一旦天黑下來就比較麻煩,四周一片黑暗,又沒有多少燈光可以照亮路程,於是他們便決定早早的回去,畢竟這一路走來,滿山風景,拈花惹草,也不知道走了多遠。

    很遠便聽到了鑼鼓笙簫的聲音,循著舞台的燈光,在剛剛進鎮子的那一大片青石大壩子上邊,搭著一個簡易的戲台,兩三個畫得稀里糊塗的生旦淨末丑,在上邊咿咿呀呀,倆人都不懂,於是只是隨著台下幾十個人的觀眾們大概的湊了一會熱鬧,便循著小路,又走到了河邊。

    嗯,唱戲的唱戲,我們發呆的發呆。

    我們這算是在發呆嗎?

    說著沒意義的話,也就是在發呆。

    張宇偉不再說話,而是用實際行動來表達自己感情。他從身後一把抱住了漫霽,對著緩緩而去的溪水,輕吻漫霽的耳背。那小橋流水,映襯著天上圓圓的月亮,明明不遠處還鑼鼓響噹噹,倆人卻都感覺到此刻四周是一種難得的靜悄悄。所以,反而那滿天蓋地的月色,讓整個世界反倒明亮了不少。不管是蟲鳴還是蛙叫,都無法打破倆人之間的靜謐。漫霽享受著這樣的擁抱,她或者已經忘記了擁抱是個什麼感覺。直到再次遇見他。她也似乎鮮有心跳的感覺,她只能認為自己的情感,總是在細細的歲月長流中,漸漸的發散出來,變成洪荒的江河湖泊。此刻的漫霽,能夠百分之百的確認這是愛情,但是

    《》十大经典穿越重生小说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btiwe.com/shuku/708762/
上一章        霁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