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霁:57.再回首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霁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漫霽這個時候才有些佩服自己能夠撒出這麼一個合理性相當不錯的謊。

    哪兒呢!聽你們說那些事情才有意思。我們這些小弟弟,那有什麼好料?

    總之,請不要再為了那件事情介意了。我們以後還是朋友吧?

    當然了!我和遠迪很小就認識,你們又是很要好的朋友,不是上次都為我們踢球吶喊助威了嗎?

    週一我請你吃飯。中午下課了我和她們一起到你教室找你。別到處亂跑啊

    漫霽頓感忐忑。一方面兩人之間本來就沒問題的關係冰釋前嫌讓她鬆了一口氣,另一方面下意識的對自己和陳雲這種隔代非直接關係感到失望和落寞,不過她到也馬上給自己緊了一緊。把倆人之間的關係歸類到了朋友之中。

    行。那也得讓我週二請大傢伙吃飯。對了,我爸寄了好多好吃的東西回來,都是他出差去當地的特產,明天吃飯的時候我就給大家帶點來,楊駿他們一刻都等不了,才到我家拿走了不少

    漫霽這話沒說完便打了一個噴嚏,看來夜深了,溫度下降得也挺快。

    冷嗎?那赶紧回去吧!不然真感冒了就太不好了

    沒事兒。咱們往回走吧

    一陣陣的寒氣逼來,漫霽也不敢逞強,她們家的傳統就是怕冷,她瘦弱的身體對於溫度又太過於敏感,所以從小到大,對於寒冷的反應總是既迅速又如臨大敵,因此反而能夠很好的讓自己免於受到感冒的困擾

    回家的路是那麼的快,以至於分手就顯得有些完全沒必要的不捨。漫霽回到家中時候依然毫無睡意,便燒了開水,一邊看點課外雜誌,一邊燙腳,這樣磨磨蹭蹭,才上床休息,而被鬧鐘吵醒之前她模糊的記憶中,都是一些她認為不該有的東西

    漫霽想起身,她想起身去找吳瑩,問問到底是不是大鼻子情聖的說的那樣。可是她沒起身。而且這次也恰巧吳瑩不知道為何沒過來找自己。一般課間她們總要混在一起的。甚至連最喜歡拉著兩人在走廊上閒逛的遠迪,也沒出現過。

    她坐下了。她就沒起身。一節課都沒上好,漫霽當然要遷怒于大鼻子情聖。可是大鼻子情聖的嘴角永遠掛著一種似是而非的淺淡得幾乎看不出來的壞笑,破天荒的聽課特別的认真。漫霽看著他那嘴角,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越來越有一種給他兩個巴掌抽過去的衝動。但這只是想想而已。她怎麼能因為同桌怪七八糟的說了些奇怪的話,就這樣反應?漫霽可是出了名的脾氣好,不計較。她潛意識裡就沒有這根神經。說到底,要不是這些談話內容已經極大程度的對漫霽的心裡形成了一種很明顯的不明覺厲,她也不至於有了這種玩笑式的報復心理。唯一能補救的辦法,那當然只好將聽不懂的地方給標記下來,現在只怕連哪裡沒聽懂都不知道。

    照例是中午的時候,漫霽拿出自己的飯盒,看到坐在對面一副人畜無害模樣的陳雲就滿肚子莫名其妙的氣。這是一種很奇特的心裡狀態。漫霽自己也覺得太過於奇怪。幹嘛要生他的氣?有什麼關係?他就這樣坐在遠迪旁邊,也不怎麼說話,慢吞吞的,動作幅度極小的舉起勺子,又放下勺子,像一台正在吃著飯的機器:

    你吃飯幹嘛都不說話???

    這聲音挺大,和吳瑩聊在一起的遠迪,不停的在對著自己說話的江志昭,都被這問題給打斷了,對面那人,居然還沒什麼反應,依舊自顧自的埋著頭吃飯,一兩秒鐘之後幡然醒悟一般的,抬起頭來,望著大家,當然他又再次露出一副不明就裡的表情。

    我說你吃飯都不說話的嗎?

    漫霽這次音量沒上次大,但是一桌子人都安安靜靜,每一張臉,每一雙眼睛都對著她,這話就當然被所有在場的人聽得清清楚楚。陳雲呆呆的發現漫霽這次確信無疑的是對著自己說,而且字裡行間,明顯有著一種苛責的語氣,他倒還有那麼一點點的委屈:

    古語有雲,食不言寢不語嘛

    那是一雙不太大,但是卻閃動著精芒,並且深邃的眼睛。當然這最主要的原因在於陳雲有一雙深邃的眼眶。他的雙眼里發出了詢問和咨求的眼光,一刻也不停息的想要在漫霽的眼中找到什麼東西。可這個時刻他只能看到一種莫名其妙的怒氣,直線一般的射向了自己的眼睛。漫霽當然不知所措了。她甚至根本沒意識到剛剛自己說了什麼。她慌亂,看到那一雙無辜的眼神,她頓時有了一種負罪感。她卻不知道怎麼解釋。也不想要解釋。她覺得自己不爽快,就是因為面前這個一副無辜模樣的傻鳥,讓自己不爽快。她才不要解釋,更別說任何能夠流露出歉意的行動。可是要怎樣繼續?這地方實在是呆不下去了

    漫霽起身後,跟著她一塊離開教室的,只有江志昭,剩下的兩女一男,六隻眼睛面面相覷,你網望著我,我望著你,整個桌子上瞬間堆滿了數不清的問號。於是遠迪便說:

    吃飯吧!先吃飯。吃完了再說

    真是味同嚼蠟,難以下嚥。

    嘿,怎麼了?忽然間就這樣了?心情不好還是怎麼的???

    江志昭越是殷勤,漫霽就越是不想說話,並且他只能讓自己的腦子裡更是一片亂麻,她在陽台上停留了很小的一段時間,但是江志昭一直在旁邊嘮嘮叨叨說個不停。看著他的臉,漫霽只感覺到面對的是一個不停的在動著嘴巴,卻不能夠發出任何聲響的默劇,對,腦子已經自動的將他說的東西全部都給過濾掉了,不想聽人說話到了這個地步,漫霽也只好再次選著離開。她端著飯盒大步流星,江志昭追在後邊,步步緊逼,然後他的步伐還是必須得曳然而止,因為漫霽徑直走進了廁所,將飯盒裡本來就剩得不多的東西給倒掉。然後用自來水勉強的將它給沖乾淨。漫霽沒出來,江志昭也不知道怎麼辦。一個人站在女廁所外邊,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而且來來往往的女同學,當然要一個個兒的側目相待,況且他手裡還拿著一個飯盒,距離廁所門這麼近,那些認識他的人說不定還真以為他把自己當女人,想要進去試一試

    這樣尷尬的情況是怎麼結束的,大家都記不太清了。陳雲和遠迪吳瑩一起吃飯。倆人也不時的有些自言自語的說著,大概也不是漫霽真的生了誰的氣,她平時很少生氣,估計也許是因為學習的事兒。要麼就是家裡,家裡的事兒。遠迪甚至開玩笑神秘的說是女生的事情。陳雲知道漫霽的家庭狀況,他當然也不知道這忽然間的連續兩個問話到底是為什麼。他純粹的覺得,稍微的有那麼些委屈。

    一連好幾天,漫霽都沒有和大傢伙一起吃飯。她讓文令舟和他們說,而文令舟本人就是一個神龍見首不見尾的鳥人,所以他過來面無表情的傳達了漫霽的意思之後就又消失不見了,讓大家更是覺得這件事件既神秘又突然:

    漫霽她說她那天是身體不舒服,這兩天都不舒服,說了那麼莫名其妙的話,實在是抱歉,她絕對不是針對哪一個人的意思。

    沒然後了。你們也別想那麼多。她是絕對不會針對誰的,我估摸著就是當時大姨媽來了弄髒了褲子,心裡不爽快

    文令舟那神秘的笑容和大鼻子情聖的一副賤相如出一轍。那牛逼哄哄的**樣,讓遠迪她們真想衝上去把他按到地上一陣胖揍。

    或許真的是這樣,我們不也都這樣嗎?

    吳瑩安慰著說到。

    她還說什麼沒有?

    《》十大经典穿越重生小说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btiwe.com/shuku/708762/
上一章        霁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