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霁:59.裂变可能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霁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你可不可以不要这样?是不是我只要说到男人你都要这样的来一遍?

    漫霁佯嗔,那样子就是吴莹最喜欢的。她因此忍不住又凑到更近的距离,反倒让漫霁紧张起来:

    怎样?这么快就要忘记你的青梅竹马,和这个老是屁颠屁颠你一叫他就跑得飞快的傻小子在一起吗?

    吴莹的话深深的刺中了漫霁的心脏。那一瞬间的痛苦,真的可以说是让她几乎快要停止心跳和呼吸,这样一句话,是漫霁始料未及的。虽然她倒不至于对自己的感情一点没有察觉到。但是楚游在她心中的位置,始终处于一个战略制高点,神圣不容侵犯。对,那就是一尊神邸,出生以来被自己膜拜。虽然她也不知道这种情绪或者说是感情是基于一个什么出发点。但是和很多人的感受一样,她就会觉得自己应该虔诚的向他祈祷,将自己的情感和秘密都向他倾诉,最终,他们当然会自然而然的融合在一起。

    而吴莹这句话,不啻于将她活生生的从至肤之人那里切肤之痛般的硬生生的抽离,骨肉分离,灵魂被撕裂一般。

    在这之前,漫霁不知道她竟然和他已经建立起了这种地步的,关系。

    漫霁看着吴莹快要贴着自己脸的双眼,忍不住的哭泣了起来。这样的解决,是吴莹所不能预见到的。她也不知所措,很紧张,她想给她道歉,却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她后悔刚刚表达那个意思的那句话太过于尖锐,但一切已经为时已晚。此刻她只能抱着她。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

    出去,我们暂时出去

    大约几秒钟之后,漫霁从牙缝中挤出了这句话,在这之前,她们明目张胆的动作已经引起了很多同学的注意,尽管她们的身体已经放低到几乎快要到了桌子的下边。她们的教室在四楼。而一教楼总共的高度是五楼。俩人慢慢的走向厕所。因为这是唯一可以在晚自习离开教室的理由。一路上漫霁当然止住了自己的哭泣。这本来就是一种那一抑制的情绪奔溃,其实对于漫霁的精神角度来看,她倒不一定真的哭了:

    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听到你说那样的内容。就止不住眼泪。

    对不起,都是我的不好。我不应该提起这样的事情的。我也不知道会这样。你平时都嘻嘻哈哈的,很开朗,我真的没有料到这样一句玩笑话会让你泪奔。对不起,实在是对不起

    吴莹唯唯诺诺的走在漫霁身边,她比她矮一截,但是即便是厚厚的羽绒服也无法掩盖她比漫霁更好的身材。下着小雨的冬夜,四楼的阳台上尽是忽快忽慢的寒风。

    不能怪你。虽然时间也不长但我真的好像快要忘记他了一样。其实这也没什么多了不起的,多小的孩子,能懂得什么?或者我只是因为忽然间失去了这样一个最亲密,最依靠,最喜欢的朋友。而变得有些怅然若失。而我没有料到,他在我心中有这么重的位置

    这是又是什么意思?

    不知道。或者你说大概陈云会取代他在我心目中的位置的时候,我才发现这实在是太难以割舍了

    漫霁还以为要多么复杂的解释才能说得通,没想到就是这么简单的一句话。

    如果说以前没有再想过联系他,但是今天,知道了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之后,为何不尝试着和他联系看看?你们本来就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邻居,朋友,于情于理,和他联系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何必再勉强自己呢?况且我只是说你和陈云在我们几个朋友中最合得来。但又不是说你们在谈恋爱

    漫霁不语,她看看吴莹,不知道该说什么。于是她只能牵着她的手,加快了往厕所去的步伐。

    寒假开始了。小伙伴们的考试居然破天荒的都还挺不错。就算是恩爱了整整一学期的伍雷和琪琪,也没有什么成绩下降之类的说法。因此这个假期便一定会过得特别通畅。因此这个年关对于这些面临人生重大抉择的孩子们就不再是一个难以逾越的鬼门关。

    没有人知道那年的冬天有多冷。孩子们都窝在家里,很少出门。他们不外乎不需要闻鸡起舞而已,成堆成堆像是山一样堆起来的作业,便无论如何都要让这个假期的色彩大打折扣。漫霁也干着同样的事情,她不想到外边去。但是同样觉得在家里呆着有些痛苦。妈妈和方叔叔正式登记结婚了。他们俩人的关系也从谈恋爱变成了过生活。由于方叔叔的干部待遇。他们家倒还能够保证对于每一个个体的私人空间。当妈妈劝说漫霁把更大间的卧室让给方虹的时候,她的确没什么意见。反正只是个睡觉和做作业的地方。大小也无所谓。再说了,方叔叔坚持让方虹在姥姥那里读完初中再过来,这段时间里她的房间理所当然的归漫霁所有。组合家庭总有着各种各样难以调和的矛盾。漫霁不知道是处于天性使然还是忘记了从那里听来了这些厉害关系,总之,不知不觉中她就让妈妈免去了好多的危难。再说到了高中,她就准备住校了。这样卧室的大小更就意义不大。

    日子过得很平淡。由于考试的原因,漫霁和其他同学之间也没有什么大多的交集,寒假里小伙伴们又四处走亲访友,她一个人在家里就还真的有些无聊了。

    于是她便想起了吴莹对她说的那些话。既然这么难受,为何不去找找他?虽然离开了一段时间,但是楚游读书的地方,还有他们家,应该是没有变才对。回到以前生活过的地方需要勇气,尽管两地之间的车程不过一个小时,其间还要算上是不是的拥堵。但是迈开这第一步,总是一个极为困难的纠结。

    去吧?还是罢了。去看看也好?她是如此的纠结,却早已在心中有了答案,不过这个时候,不给吴莹打个电话,怎么能够最终下定决心???

    吴莹,你最好的朋友有哪些?

    漫霁把自己包成了一个粽子,在即将放寒假前的晚自习上问吴莹,两周之后,她们将要面对初三上半学期的期末考试。

    ???怎么又问这样的问题?以前不是告诉过你吗?而且最好的朋友又哪些?这岂不是病句?

    吴莹因为无聊的练习和语文课文真在发呆,恰好这个时候漫霁的问题拯救了她。

    没有。只是问问。就是你和那些朋友关系比较好而已的意思。

    漫霁低头轻声问道。她们俩坐在教室的靠近正中的位置,任何声响都有可能影响到周围的同学,而他们都正在头悬梁,锥刺股的埋头苦干。

    不就是你们吗?远迪,伍雷文令舟他们。不过我不太喜欢江志昭,他就喜欢和女孩子混在一起,不像个男子汉

    吴莹如此直白的表达,让漫霁感到惊讶。因为此前她倒没有觉得吴莹会有这样的看法,她只是知道吴莹和江志昭比较少说话:

    那你觉得,我和谁玩得比较好?

    这真是一个幼稚到漫霁自己都觉得太过分的问题,但是这又是让她梦幻萦绕的一个不得不解决的如鲠在喉。

    你?陈云是你的马仔,召之即来挥之即去,远迪是你的闺蜜,你们在一起谈论的都是男人和衣服,而我就只能在一旁仰望着你的荣光

    吴莹的脸上露出了一种神秘且诡异的微笑,持续了很久。那一双大眼睛已经清澈如水,在这天寒地冻的晚上,似乎一旦停止转动,就要立马凝结成一个极为精细的冰雕艺术品。

    《》十大经典穿越重生小说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btiwe.com/shuku/708762/
上一章        霁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