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霁:7.狂风大作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霁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方虹的眼神迷惑了一陣,露出一個有些像傻瓜的表情,漫霽止不住笑了起來,她的笑容和伸出去表示友好的手掌,就這樣開啟了這對陌路姐妹的親情和友情。

    不過在方虹面前,漫霽倒也的確沒有太多心思去表現她的熱情。她只是覺得,日子就這樣繼續,反正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

    大概又聊了幾分鐘之後,漫霽便掛斷了電話。班長打過來通知晚上開班會,要講一講明天開始的軍訓的事情。漫霽回頭一看,還有倆人沒回來呢。

    這樣的週末,也的確是夠無聊。沒有喧囂的同學和教室,也沒有緊張的功課和作業,空蕩蕩的,什麼事都沒發生似的,自己仿佛也并不存在與這個地方一樣。

    漫霽實在是無聊,只好爬上床去,翻起來那本早上曾經翻起來過的小說,看到裡面的便簽條,她才又想起這麼一出事情。下床去?罷了,還是接著看書,等到晚上再說吧!

    她迷迷糊糊的,又睡過去了。

    不知道什麼時候醒來的,窗外狂風大作,初秋之後的陣雨,卻要比炎炎夏日里的雷暴雨,來得更猛烈些。漫霽看著窗外陰沉沉的天氣,寢室裡邊也跟著陰沉沉起來。她躺在窄窄單人床上,擺出了一個有些扭曲,有些不甚舒坦,卻始終不想改變的姿態,呆呆的望著天花板。想著這幾天里自己的生活。對啊!我也還是蠻開心的。所以,我也算是一個薄情寡義的人?真的嗎?可是我又能怎麼辦?實在是不知道。漫霽看著灰白色的天花板,上邊有兩扇搖晃著的風扇,不過由於寢室裡邊只有她一個人,所以她只打開了一盞,旋轉著,旋轉著,發出一種規律化,節奏性極強烈的聲音。她想要控制自己不去想那些事情:不管是發生在三個月前,還是三年前。自己就是這樣變得沉著冷靜起來的。還莫名其妙的對於那些激浪的青春,自由之後無一例外的對於異性和感情的嚮往感到奇怪和無聊,其實變態的是自己,而不是他們。正常人都這樣的,沒有什麼好遮遮掩掩,也沒有什麼好奇怪。奇怪的是正值青春韶華,卻對這些拙劣卻純真到極點的表演不感興趣的自己。

    歡快的生活和所為無拘無束的自由,沒能給自己帶來快樂,無所謂對錯,現在,漫霽算是很透徹的理解,那些相處多年卻一直吵鬧個不停的夫妻,是怎麼一路走到現在的,無關乎對錯,人無完人,一生中誰又能說自己沒有過錯?只是寂寞,總是無處安放,只是思念,無處可逃,空蕩蕩的房間,陰暗的角落,漫霽的粉綠色毛巾被,只有洗衣粉的香味,根本就遮擋不住遍佈空氣里的孤獨。

    她感到有一絲略微的溫暖,從臉龐劃過,然後是這一側,然後是涓流,繼續著,繼續著,直到視線開始模糊,陽台外和寢室裡邊,都一樣昏暗,她才確定,這幾層樓高的窗台外沒有任何人看著,看著自己,漫霽的手指,才敢輕輕的將那些清淡的鹹,給慢慢拭去。黨她披著毛巾被,推開寢室到陽台的玻璃滑門的時候,她終於還是敗給里自己,分不清淚水和雨水,變得渾濁起來。

    但是漫霽沒有哭泣。我不想哭泣。如果說眼淚是心的傷痛,那麼哭泣便是精神的軟弱。他們若是不夠勇敢,就讓我自己變得堅強,心不能承受,但是我要堅持。

    漫霽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喜歡上淋雨的。或者說站在離雨不遠的地方,而不是遠遠的躲避著那種嘈雜的聲響和混亂的濕潤。

    她的宿命,便是等待雨過天晴。

    不知道多久之後,她感覺到身體有一陣陣的微涼,罷了,那都已是過去。

    喂?請問王凱傑在嗎?

    漫霽還是選擇了撥打寢室裡的電話號碼。

    嗯?我就是,你是哪位?

    這聲音溫潤醇厚,絕不是普通大學男孩能夠發出來的。

    嗯,你好,開學接新生的時候,學長幫了我不少忙,我叫秦漫霽,你還記得嗎?

    漫霽的聲音和以往不同,這是她開學以來從未有過的另一種氣質狀態。

    嗯,有印象,很瘦,身體細長細長的,背著一個巨大的書包,被壓得像一個小老太婆似的

    王凱傑的語氣明亮起來,像是能夠立馬驅散天邊的烏雲,讓晴朗在這白昼依舊較長的季節里,讓人們看到一個美麗的夕陽紅。

    對,就是我。那天實在是感謝學長,幫我們省了不少時間。實在是太感謝你了。

    漫霽的聲音能讓每一個聽到電話的人感受到最純粹的真誠和感激。

    哦,沒關係,都是應該的。說來那天我的確是夠忙,前前後後接了不少新生,一直忙到晚上,才和校學生會的幾個學長吃宵夜

    但是還是要謝謝你,真的。不如這樣吧!學長,待會雨停了我請你吃烤串吧!就當是我正式感謝你。

    漫霽不知道自己怎麼會做出這樣的要求。她甚至在說完之後立刻就感到羞愧和後悔,她尚未主動向這麼陌生的一個男子提出過單獨相處的邀請,雖然她從小學時代開始便是周圍女孩子中最喜歡和男孩打鬧混在一起的女孩。

    哇歐我可不知道到你还,嗯,感謝感謝,不過實在是不用麻煩。你的好意我真心的心領了,再說也不知道這雨要下到什麼時候,我也有好些作業還沒做完

    漫霽第一次向男孩提出邀請被拒絕。不過她到沒有自己想象中那麼氣餒,循禮也應該是這樣的。因此電話兩頭有了一兩秒鐘的沉默。

    嗯,漫霽同學下週是要軍訓了吧?

    對啊!週一開始。我就是因此害怕呢。同學們都回家去戰前最後一次惡補了

    軍訓倒是有些麻煩,不過其實你把它當做上體育課,也沒多難。反正就那些東西。一個月也很快便會過去。說實話吧!我聽說我們學校軍訓在校內搞已經好幾年了,所以實際上也沒有你想象中那麼嚴格。

    師兄你就別安慰我了,我已經做好了英勇就義的準備了

    對了,你不是說想要感謝我嗎?我現在給你一個機會?

    氣氛融洽起來,王凱傑也知道還是應該給漫霽一個坡下的。

    是什麼學長?我上刀山下火海兩肋插刀在所不辭!!!

    《》十大经典穿越重生小说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btiwe.com/shuku/708762/
上一章        霁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