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门客的娇养日常:98.番外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门客的娇养日常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赵清终于是摸了摸鼻子,露出一个得意而满足的笑容,皇姐,你看朕的弓法如何?

    她不服不行。她这年纪的时候,射太学内学堂外的红柿子,能射中正拿着戒尺逡巡的老师傅。

    赵潋将嘴唇扯了扯,正要夸赞他几句,公主坡远处忽地响起一阵动地惊天的铠甲铮璁声和齐整的脚步声,肃然庄穆,赵清脸颊上挂着的两坨肉挂不住了,他忿然看了眼出卖他的皇姐和君瑕,但后两者都两脸无辜,赵清也没得质问,便被团团包围来的禁卫军裹成了粽子。

    他将脸往下一耷拉,一手攥着弹弓,一手攥着野鸡脖子,颓然道:耿将军真是忠心耿耿。

    年近不惑的耿直给小皇帝跪下了,眼巴巴地盼着他回宫,好交差,在宫里头耿直是对赵清最忠诚的人了,赵清也不想因为自己的贪玩儿害得朋友被太后责骂,只好将野鸡给他,带着朕的战利品,回去罢。

    遵旨!耿直答应得极快。

    小皇帝乖乖地踏上耿直准备的马车,拉开车门时,扭头看了眼赵潋。那目光有点复杂,一点不单纯,有喜欢也有痛恨,大抵是为着赵潋又将他给出卖了。这个小皇帝人精着呢,一点不输太后的心眼儿,赵潋低头作无奈状。

    人浩浩荡荡地远走了,又一队人马赶来公主坡。

    赵潋没来得及喘两口,于济楚一身银色戎装,按着腰间长刀赶来。

    于济楚是巡御司的副指挥使,与耿直不是一路人,但就是不知他带着三五十个人赶来做甚么的,赵潋将君瑕一拦,生怕他们卷来的一身风沙呛着了他,皱眉头道:于大人又是来显摆什么官威的?

    时隔三年,两人相见仍有几分尴尬。于济楚虽是带人前来,作为指挥使他眼下该气焰更炽才是,可他只是眉眼微沉,清俊而英气的俊脸掠过一抹恍惚。

    赵潋十四岁时,到了嫁人的年纪,那会儿于济楚就向她剖白真心了。赵潋不想见这个人,可奈何打不过他,只得被他困在宫廷深处的亭阁里,处处受到钳制。她以为于济楚是个衣冠禽兽,要对她不利,甚至下口咬过他一嘴。

    于济楚忍着痛,看着她,轻声道:公主,我心悦你,我想娶你。

    那会儿他也有二十一岁了吧,比谢珺还年长一岁,要不是知道他和谢珺是焦不离孟的好兄弟,她都要怀疑于济楚对她是真心的了。

    可他们都不知道,在谢家满门罹难之前,谢珺便已有所觉察,赵潋曾偷听到他们私下里谈话,谢珺曾恳求,将她托付给于济楚照料。

    赵潋当时年纪小不懂事,不曾放在心头,后来于济楚没做什么出格的事儿,她也渐渐想不起来了,直至于济楚那番真情实意的告白。犹如当头一棒,赵潋差点恶心得让太后宰了于济楚。

    当她是什么,推来推去的玩物?

    就算谢珺死了,她嫁不成他了,也不需要他费心思给她安排这么大一桩终身之事。谢弈书从小性子执拗,爱捉弄人,赵潋也不是一回两回给他骗了,没想到他死后还给她下了这么大一骗局。

    赵潋当时就踩了于济楚一脚,恼火地将人往前一推,她那时虽年幼,但身材高挑,力气不小,一把推得于济楚险些踉跄地跌下台阶,赵潋冒着火,冷笑道:痴心妄想,本公主就算是一辈子闺中独处,也不稀罕你那劳什子心意。滚。

    她讨厌这样的骗局,没给于济楚留下丝毫的颜面和余地,直接快刀斩乱麻地断了。

    那之后,于济楚还有纠缠,赵潋都视若无睹,大约是真的让他死心了,数月后于济楚递了个消息给她,他放弃了,诚意就是——他要娶骑都尉之女为妻。

    旁人的婚事赵潋管不着,纵然是于济楚后来新婚,新婚一年多后府上又为香消玉殒的新夫人办了丧事,赵潋都没有过问。因为从那天亭子里拒绝他之后,赵潋就再也没见过他,发誓赌咒,这辈子和他没可能。

    也就是清楚赵潋这如风如火的个性,于济楚后来再也不曾肖想过公主。太后下旨为公主招婿,他也没有再没有心动。

    暌违几年,竟在此处得见,赵潋也有几分窘迫。

    但于济楚显然不是来找她麻烦的,而是将目光飘向了君瑕。

    赵潋有点怔然,回头看见,君瑕取了一只水袋,从容地喝了一口水,如浮冰碎雪般的白袍被指尖拈起,擦拭了浸了水的粉唇,露出吟吟微笑,似高旷的流云般逸洒而温和。但唯独,他仿佛不知道有人在打量他。

    赵潋心生一叹,这是自然,他看不见啊。

    于济楚按着长刀朝君瑕走近,赵潋戒备地要防他抽刀,却只见于济楚浅笑道:阁下可是不日前破解了断桥残雪的君先生?

    赵潋眉毛一耸,似乎为自己的自作多情而尴尬。是了,于济楚和谢珺什么关系,和自己什么关系,亏她刚才以为他是来找自己麻烦的,但也都好几年过去了,于济楚不是那种小心眼儿男人。她尴尬地往身旁退了一下,退到了杀墨跟前。

    杀墨还以为于济楚要对君瑕不利,手里头攥了一把细腻的沙灰了,要是他敢拔刀,杀墨率先将灰扔他脸上,拖着先生就跑。

    但两人异想天开,都不知道想到何处去了,于济楚只是微笑,我从未见过先生,以往也没听过先生名号,先生应当不是汴梁人?

    君瑕听到了有人来找麻烦,也回以微笑,来自江南,姑苏人氏。

    先生棋力惊人,在下不知能否有幸,与先生手谈一局?

    于济楚说话软绵绵的,好没意思,赵潋托着下巴干等着,只听君瑕回道:如今在下寄身于公主府,并不方便与于大人见面。

    于济楚道:先生知道我姓氏?

    《门客的娇养日常》十大经典穿越重生小说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btiwe.com/shuku/764143/
上一章        门客的娇养日常章节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