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全世界我只剩下你:新书试读--《将就》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全世界我只剩下你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雨,似乎又大了些。

    男人仰头看着她下巴紧绷的线条,掀开嘴唇,为什么不说

    楚辞似乎被那声质问惊醒,恍惚地垂下脑袋,恰好对上他的瞳孔。干净的黑白色,最致命的吸引力。她有些想逃,却被他紧紧攥住脚踝。

    房间里安静极了,耳边充斥着窸窸窣窣的雨声。

    易许站了起来,终止了那样奇怪的姿势。

    可楚辞堵在喉咙口的气息依旧没有喘出,他离得更近了,近到能看到那双眼睛里细碎的白光。

    我们结婚吧。

    楚辞张大了眼睛看他,外面窸窣的雨声被放大无数倍,在耳边轰鸣着,面前只剩下男人一开一合的嘴唇。

    他说:这对你不太公平,但也许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楚辞没有说话,像只脱线木偶般呆呆地站着。

    他忽然有些慌,准备好的措词全都被打乱,嘴唇蠕动,最后吐出一句:你也可以拒绝,我全都接受。

    能和他在一起,有什么不可以的?

    她僵硬地点头,用了很大力气才从喉咙里挤出一个字:好。

    易许,我终要成为你的妻——即使你并不爱我。

    好久没有动手写书了,一方面是有些忙,另一方面是之前的成绩实在不甚理想。耽误了那么久,还是忍不住回到老地方写点什么,这个故事也算是全世界的延续,憋了那么久吭吭哧哧写了一点,放出来全当给这本书做个交代吧。

    雨是突然开始下的,瓦蓝的天裂了缝,雨滴从缝隙里洋洋洒洒地冲出,落到半空时又被风扯成细细的丝线。放眼望去,小镇仿佛笼了层雾气。

    楚辞缩了缩胳膊,气温降得太快,身上连衣长裙被风吹过,轻薄的布料紧贴在皮肤,寒气就是这样钻进毛孔,激得皮肤泛出不正常的白。

    街边的孃孃躲在屋檐下摆摊卖伞,多是最便宜的塑料雨伞,一次性的,专门卖给那些毫无准备的游客。当然,也有精致的油纸伞,伞面上画着各种山水虫鸟图。

    楚辞手里就拿着一把,伞面上绘着淡淡的油画,有高低错落的吊脚楼,有清澈婉转的河流,也有爬满青苔的石拱桥。

    这景便出自楚辞生活的小镇,她来的时间不长,六个月,从满地梧桐树叶呆到漫天飞絮。

    孃孃扯着嗓子向她打招呼,依旧是生僻难懂的普通话,妹伢,吃过午饭了吗?

    楚辞已经能听懂很多当地的方言,但一句都学不来,不像许伯那样才来两个月就能用方言和当地人搭讪。

    吃过了,孃孃今天生意不错吧

    孃孃客气地摆摆手,见她一身干净的长裙,脚上踩着双带跟皮单鞋,胳膊挂着个手工制作的挎包,俨然要出门的模样,便探出头多看了两眼,妹伢,你要出去吗

    是的,出去接人。

    说这句话时她心跳得很快,喉咙深处因过分紧张的情绪隐隐发涩。

    继续往前走,下雨的缘故,街上行人少了一大半,有些商贩也因游客减少早早收摊回家,热闹的街竟因为一场雨寂寞起来。

    过了胭脂路再往前就是她伞面上画的地方,草长莺飞的季节,连河水都是碧绿的,唯独那座长了青苔的石拱桥变了模样。

    这几年旅游业发展极快,当地政府觉得那座斑驳的拱桥实在影响城市形象,便来了场彻底的清洗维修。于是青苔没了,取而代之的是锃亮的白漆。

    拱桥的坡度很大,走上去要颇费些力气,楚辞喘着气站在拱桥最上方,打算停下来休息。

    手臂长时间维持一种姿势已经酸麻,她动了下胳膊,伞身偏移,被遮挡的实现豁然一亮。

    然后她就看到了站在桥下的易许,呼吸一滞,复杂的情绪从胸腔隐秘的角落蔓延到四肢百骸,她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的脸颊在变红发烫,像只虾子,别人拎着后背扔进火堆,身体里的水分都要烤干。

    易许也看到了她,漆黑的眸子对上她的,像浓墨般的夜色,又像冰凉深邃的潭水。

    楚辞的身体微不可察地抖了一下,手里的油纸伞像受到召唤一骨碌滚下去,她张大了瞳孔看把伞滚了几圈停在他的脚边。

    看吧,连她的伞都知道亲近他。

    《全世界我只剩下你》十大经典穿越重生小说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btiwe.com/shuku/8358/
上一章        全世界我只剩下你章节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